您现在的位置:武汉西藏中学 >> 校园文化>> 书香校园>> 语言文字>> 正文内容

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现代学人务必养成的阅读新习惯

撰稿:  组稿:  审核:  来源:  点击:  字体:

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

——现代学人务必养成的阅读新习惯

(2018年5月7日于武汉西藏中学)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原会长

曾祥芹

         今天在座的主要是来自西藏的中学生,你们是藏文、汉文、英文的三语学生,属于少年读者的特殊群体,我只能讲阅读学的ABC。

A,什么是阅读?——阅读是人类素质的生产过程

B,为啥要阅读?——完善读者自我,建设社会文明

C,怎样去阅读?——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

 

    一、“阅读”是什么?

    我主编的《阅读学新论》(语文出版社1999年出版)和独著的《汉文阅读学导论》(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出版)这样定义:

阅读是披文得意的心智技能(读者与文本的主客间关系),

 是缘文会友的社交行为(读者与作者的主体间关系);

 是书面文化的精神消费(读者与世界的主客间关系),

 是人类素质的生产过程(读者与自我的主体间关系)。

它超越了《现代汉语词典》和《中国大百科全书•教育卷》的阅读定义,突破了主客结构的思维定势,扩展到主体之间的社会交往,深识到精神消费和生产的辩证关系,展示了阅读思维的四重视界,因此我敢说它是一个全新的先进的阅读完整定义。(《中华读书报》记者鲍晓倩2003年报道)至今依然前卫。

阅读根本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从单纯追求生、欲、利的自然人,升华为追求真、善、美的文明人。阅读作为一门社会科学技术,既是一种直接的精神生产力,又是一种间接的物质生产力,更重要的是精神生产力的生产力(即元生产力)。所有读者(少年、青年、成年、老年)都应站在社会生产力的高度来看待人类的阅读行为,才能充分认识阅读的科学和人文价值。

 

 二、为何要阅读?

《中华读书报》1996年10月23日第2版,刊登了特约记者徐雁(南京大学教授、现任中国阅读学研究会会长)对我的专访稿《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曾祥芹教授谈当代阅读问题》(见《曾祥芹学谊录》第357页至358页,大象出版社2010年出版)。

关于阅读的价值,白居易有句名言:“上可裨教化,舒之济万民;下可理情性,卷之善一身。始从青衿岁,迨此白发新。日夜秉笔吟,心苦力亦勤。”(《读张籍古乐府》)他从“教化万民,补益社会”和“完善一身,改造自我”两个方面,舒卷自如地高度概括了读书的客观和主观效应。我想可以用“完善读者自我,建设社会文明”12个字来浓缩。“饥当肉兮寒当裘,足消孤寂遣幽忧。”(叶昌炽)则从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两方面艺术地概括了阅读的价值。

如果说,母亲生产了我的“身”,那么阅读则再生了我的“心”。阅读是对文字作品的消费和再生产。阅读能力同写作能力一样是一种精神生产力。但二者也有不同,写作只给人类以精神产品,而阅读却生产了人类的精神。

 1.阅读是求知之路。既然阅读是读者通过文本与作者及其他读者所进行的一场跨越时空的无声的伟大的对话,那么读者就能从书本中获取古今中外有关自然、社会、思维三大领域的科学知识。人的知识建构,20%来自直接经验,80%来自间接经验。“人生不读书,空洞一无有。”(苏辙)“阅读乃求知之捷径”(夏丏尊)。

 2.阅读是开智之窍。阅读能培养专注力和观察力,触发联想力和想象力,增进思维力和创造力。只要阅读心态是主动的,思维方式是科学的,必然会越读越聪明。“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一月不读书,耳目失精爽。”(萧抡)“活读运心智,不为书奴仆。”(叶圣陶)只有书呆子才越读越愚蠢。

 3.阅读是立德之柱。阅读能转变思想,陶冶情操,修炼品格。只要读物是有益的,读法是知行合一的,就能对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产生巨大影响。“医俗无别方,惟有读书是。”(王夫之)“越读越缺德”的恶果在于选读诲淫诲盗的坏书或者读书目的不纯、方法不当、防毒不警。

4.阅读是审美之鉴。阅读本体是阅读主体凭借阅读介体与阅读客体的现实统一,本身就是一种审美活动。读者对作品内容美和形式美的体味、鉴赏和评价,能在理想、情操、趣味等方面完善读者的审美心理结构。“惟有书味甘,行行堪没齿。”(袁枚)青少年读者一定要背诵翁森的《四时读书乐》:“读书之乐乐何如,绿满窗前草不除。……读书之乐乐无穷,瑶琴一曲来薰风。……读书之乐乐陶陶,起弄明月霜天高。……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

5.阅读是养身之方。从生理机制看,完全阅读法要动眼、动脑、动口、动耳、动手、动脚,通过阅读这种脑力体力相兼的劳动,可治疗疾病,能延年益寿。“开编喜自得,一读疗沉疴。”(王安石)我1983年在北京切除左肾癌,时任北大一附院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吴阶平对我说:“你要乐观,战胜癌魔,争取再活十年。”从那以后,自知剩余时间不多,决心以每年写一本书的速度,用学术成果赢得生命的价值,至今活了35年,超期服役,独著和主编出版了37种文章学、阅读学和语文教育学论著,达1300万字。我自以为,这是靠读书、治学,治疗疾病,延年益寿。

合起来看,阅读能够从德、智、体、美多角度全面提升读者自我的素。习近平2009年5月13日在《领导干部要爱读书读好书善读书》一文里指出:“读书的好处很多,如可以获取信息、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可以陶冶情操、培养和提升思维能力等等”。这个观点已写进国务院法制办制定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总则”第三条(“全民阅读,是指公民为获取信息,增长知识,开阔视野,陶冶性情,培养和提升思维能力的读书行为”)里。

由上面的阅读五项功能,又引出下面两个基本理念:

6.阅读是学习之母。为什么说阅读是学习他“娘”呢?因为,阅读是学习语文的母本(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学习科学的母机(自然、社会、思维三大科学知识都要在阅读的母机上锻造),学习实践的母金(凡自觉的改造客观与主观世界的实践活动都靠阅读取得理论指导。当前中国人民阅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旨在获得行动指南,即实现“两个一百年”的“中国梦”的“母金”)。

7.阅读是教育之本。为什么说阅读是教育他“爹”呢?因为,阅读是家庭教育的基石,学校教育的根本,社会教育的中心,终身教育的基础。可知,读书是独立学习、自我教育的基本方式和最佳途径。

我不鼓吹“阅读万能”,但坚信“阅读百能、阅读千能”。请师生们阅读我主编的《阅读改变人生》(中国海洋大学出版社2003年出版)一书,那是中国第一本“阅读动力学”。

 

    三、怎样去阅读?

    我研究阅读学有36年了,独著和主编出版了阅读学论著15种,达536万字。我体验到:“为什么读”比“读什么”重要,“怎样读”比“为什么读”更重要。2013年,上海《图书馆杂志》第4期发表了我的文章:《纸本书、电子书、无字书与读书、阅网、观景——与时代文化和世界阅读潮流同向前进的“汉文阅读学”》这是我关于“怎样读”的9字阅读战略和战术公开面世的时候。这也是所有阅读学习者和阅读教育者最渴望解答的问题。今天要讲的重点在此。

(一)树立“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的新理念

著名教育家叶圣陶早就说过:“什么是教育?简单一句话,就是要养成良好的习惯。”我想接着说:“什么是阅读教育?简单一句话,就是要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什么是现代学人的阅读新习惯?一言以蔽之,就是‘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其理由可分述如下:

1.世上的读物有三类:

一是无字书(Wordless-Book),指自然、社会万事万物之“理”,它与文明史一样悠久。中国读无字书的历史有5000多年之久。

二是纸本书(Paper-Book),指简册和帛书之后出现的纸印本书籍报刊,已有1300多年历史。凭借东汉蔡伦的造纸术和北宋毕昇的印刷术,才有从唐代《金刚经》到清代《六合丛谈》,再到当今年产50万种图书的出版史。中国作为出版大国已居世界第一。

三是电子书(Eiectronic-Book ),指以磁带、光盘、软盘、网页为载体的电子出版物,数媒才几十年历史。中国网民已突破7.5亿(学生网民近四分之一),占全世界网民五分之一,稳居世界第一。

以上第一种最早的“无字书”(自然和社会),是比喻意义上的读物;后起的两类“有字书”(纸媒和数媒)是本体意义上的读物,是科学意义上的阅读对象。三类书构成了“阅读的外宇宙”。

2.社会的读者也有三类:

一是按年龄分的青少年读者、成年读者和老年读者;

二是按功能分的学习性求知读者、工作性实用读者和享乐性审美读者;

三是按水平分的大众读者、职业读者和引领阅读新潮的精英专家读者。

三类学人群体组成了“学习型社会”的读者大军。中学生属于少年读者、学习型求知读者、大众读者。

3.人类的读法简分三类:

一是精读法,主要追求阅读深度,采用朗读、涵泳、研读等方式,要求每分钟读250字以下,理解和记忆率到90%以上;

二是略读法,主要追求阅读广度,采用默读、浏览、搜寻等方式,要求每分钟读250字到600字之间,理解和记忆率在80% 左右;

三是快读法,主要追求阅读速度,采用视读、扫描、意会等方式,要求每分钟读500字或600字以上,理解和记忆率在70%—60%之间。这是快读的最低标准。快读的中级标准是每分钟读懂5000字或6000字。快读的高级标准是每分钟读懂10000字以上。“语倾三峡水,目视十行书。”(张松)2002年,我继承和发展叶圣陶、朱自清合著的《精读指导举隅》《略读指导举隅》,与学术搭档甘其勋联袂主编出版了《快读指导举隅》(河南大学出版社2002年出版)。

精读、略读、快读一条龙,以精读为主导,以略读为中介,以快读为辅助,让阅读深度、广度、速度从质和量两方面落实阅读的高效度。

请注意:读物分出“景、书、网”三类,读者分出“大众、职业、精英”三类,读法分出“观、读、阅”三类,为了全面适应阅读客体、阅读主体、阅读本体的多重需求,必须用“读书、阅网、观景”三个动宾结构,依主辅、内外次第立体组合,如此构成了现代学人的阅读新习惯。我把它视为阅读生活的规律,奉为阅读教育的目标,当作全民阅读的顶层设计(全读物、全读者、全读法、全覆盖)。

阅读习惯是稳定而持久的自动化行为方式。它经历了“知识→技能→技巧→习惯”的演变过程,因而是阅读能力形成和发展的最高形态。阅读习惯有好坏、新旧之分。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讲的是阅读的坏习惯。孙中山说:“我一天不读书,就不能够生存。”讲的是“阅读生活化”的好习惯。

叶圣陶在《论国文精读指导不只是逐句讲解》一文中具体地阐释了阅读好习惯的规范:“所谓阅读书籍的习惯,并不是什么难能的事,只是能够按照读物的性质作适当的处理而已。需要翻查的,能够翻查;需要参考的,能够参考;应当条分缕析的,能够条分缕析;应当综观大意的,能够综观大意;意在言外的,能够辨得出它的言外之意;义有疏漏的,能够指得出它的疏漏之处。到此地步,阅读书籍的习惯也就差不多了。一个人有了这样的习惯,一辈子读书,一辈子受用。”这里提出的“六能”包括认知性查读、扩展性参读、分析性解读、意会性整读、欣赏性品读、鉴别性评读,自成序列,展示了纸书阅读习惯的基本内涵,涵盖了精读和略读,但仍存在着非网络阅读时代的历史局限性。

对于阅读习惯优劣的利害关系决不可掉以轻心。养成好习惯,一辈子受益;染上坏习惯,一辈子受害。漫无选择,拘于一隅,食谷不化,空读泛说,迷信书本,多元无界,不讲卫生,不动笔墨,这八种不良阅读习惯一旦形成,就会成为一种可怕势力,顽固地拉你下水,使你感到读书是一种沉重负担,索然寡味,收效甚微,愈读愈蠢。所以,我们在培养亿万“读书种子”的奋斗过程中,要是非分明,褒贬善断,万不可做“读书谬种”,而要努力做“读书良种”。

进入信息时代的读者,面对最新的电子书和传统的纸本书,需要重新审视自己的学习方式和阅读习惯。如许多老年人只喜欢读书、观景,不会或不爱阅网,那还是阅读的旧习惯;不少年轻人只爱阅网、观景,不能精心读书,那是晚辈未能继承前辈“熟读精思”的好习惯,实际是新人染上了阅读旧习惯(如中学生迷恋手机游戏,患了上网成瘾综合症)。现在不是提倡“转变生产发展方式”吗?“阅读”这种对精神产品进行再生产的脑力劳动也必须转变自己的发展方式。与时俱进的现代学人必须自觉地适应网络阅读新环境,紧跟阅读新潮流,从“左图右书”的传统阅读方式转变到“左书右网”的现代阅读方式;也就是说,要满怀喜悦,跨越只“读书•观景”或只“阅网•观景”这两种“二结合”的旧时代,迎接“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的新时代。只有把“读书、阅网、观景”三者有机结合起来,排除干扰,风吹不散,雷打不动,让“三结合”成为阅读生活的自动化行为,才算养成了阅读新习惯。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的阅读生活习惯,最好在青少年的阅读黄金时期形成,才可望持之终生。

(二)养成“左书右网、内读外行”的新习惯

欲养成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的阅读新习惯,其诀窍在于学会“精读纸本书,快读电子书,活读无字书”。如叶圣陶所言“按照读物的性质作适当的处理”,不同的读物主用不同的读法:“纸本书”主用有声的诵“读”和精深的研“读”;“电子书”主用默无声息的“阅”览;“无字书”(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主用心眼的“观”察。

古今中外的经典作品集中在纸本书中,而电子书的经典一时难以形成(因为经典的形成有赖于广泛的文本传播、读者的反复阐释以及学者的苦心孤诣,需要一个阅读汰洗过程),已有的数字化经典读本基本上是从纸本书的经典复制过来的。鉴于片面追求功利化、娱乐化、快餐化,阅读浮躁之风过狂,特别需要强调以精读纸本经典为龙头来带动非经典阅读。朗读背诵、涵泳默会、疑问思辨、经验汇兑、多角切入、互文对读、表达阅读、迁移阅读等精读法操作越熟练,默读浏览、提纲挈领、扩散参读、循章归旨、意会神摄、一目十行等略读快读法运用越奏效。

电子书中的超文本最新资讯如海潮汹涌,像不可阻挡的狂飙进入现代人的阅读生活,应凭借网页(SNS)和软件(IM)两个平台,尽可能地学会略读、快读,迅速高效地获取有用信息。应该看到并承认,所有的纸书经典都可以快速转换成电子文本,畅销纸本书往往是通过电子文本的快写和热读促成的。当今的纸本书几乎都有配套的电子版。尽管电子文本中有“网络文学”的专版(如杨柳岸、榕树下、白鹿书院、天涯文学、童话故事网、起点中文网等),但是,搜狐、新浪、腾讯、网易、新华网、人民网等绝大多数是网络文章。就阅读的效果而言,精读是准备,略读和快读才是应用。公共的、行业的网络实用文章略读和快读已逐渐上升为生活阅读和工作阅读的主流。特别是从事手机阅读的“低头族”已接近8亿。只有通过面上筛选阅读确定为重点文本(文章和文学)时,读者才去进行反复深入地精读。今后的经典文本要靠网络和纸书的先后双重精写精读才会逐步产生。

适应“左书右网”的阅读新时代,必须看到现代读物不但图文并茂,而且双语或多语交错,不论纸书或网页都有中文和外文(如汉语“文本”,即英语“text”),因而要求现代学人正确处理母语和外语的关系,让母语阅读与外语阅读携手并行。西方德国的歌德说:“不懂外国语的,对于本国语也只能懂得一半。”东方中国的曾祥芹说:“没有母语阅读的深根主干,也难有外语阅读的鲜花硕果。学贯中西,方出文豪。”由于英语是升学和晋级的硬指标,出现了“疯狂英语”,外语和中文的学习比例在小学是8:2,双语班外文和中文的学习比例小学为8:2,中学为6:4。让我们痛感“母语权”受到严重威胁。于是提出“亲近母语,阅读为先。”响亮地喊出了新口号:“把我们的心血筑成汉文阅读长城!……”实行双语阅读并行,书房机房一体,从“左图右书”到“左书右网”,标志着“读书、观景二结合”旧时代向“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新时代的阅读生活方式转型。

正是从“左书右网”的互生相长,我们看到了“内读外行”的阅读生活规律。“披文→得意→及物”的双重转化,要求“意化”之后完成“物化”(言语化、实践化)。曾子曰:“爱日以学,及时以行。”陆游诗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周立说:“一语不能践,万卷徒空虚。”如果你看过《走读中国》丛书(7种,首都师大出版社2012年出版),你会从名节、名楼、名校、名城、名山、名水、名人的名文中,领略到文与景、文与与物、文与人的珠联璧合,体验到“有字书”与“无字书”的交相辉映,那确是“内读外行”的最豪华的精神旅游。

(三)发扬“读有字书,悟无字理”的光荣传统

2012年12月,我写了《读有字书,悟无字理》的文章,后发表于《光明日报》2013年“雅趣”栏目。它是对“读书、观景二结合”的中华民族阅读优良传统的忠实继承。其主旨是:“乐于从有字句处得意,善于从无字句处明理。”

大自然、大社会这两本“无字书”,其中蕴藏的真理,学之不尽,取之不竭,应学会活读。古代学人奉行“读书•观景”二结合,即把“读有字书”与“读无字书”联结起来。从先秦的老子、孔子、曾子、庄子、孟子到汉代的司马迁、张衡,再到唐宋的韩愈、柳宗元、苏轼、苏辙、程颢、程颐、朱熹,后到明清的金圣叹、廖燕、王国维、梁启超,古代的读书种子、阅读学家都是在“揖”山“答”水的情景中品味书香的。从古代老子的“以天下观天下”到现代叶圣陶的“天地阅览室,万物皆书卷”,这个“读无字书”的大阅读传统在中国绵延几千年而长盛不衰,它正是汉文阅读学光耀于世界学坛的一大亮色。

精读、略读、快读三种读法可以交错地运用于三种书。并不是纸本阅读都是“深阅读”,没有“浅阅读”,点上的精读总是以面上的略读、快读为辅助、为应用的;也不是网上阅读都是“浅阅读”,没有“深阅读”,网上的略读、快读总是以纸书的精读为主导、为高标的;更不是说读“无字书”皆为游山玩水,浮光掠影,没有学问。如朱熹的《活水亭观书有感》二首就是“读有字书,悟无字理”的典范。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第一首观“方塘活水”,悟“书”的价值。朱熹“视书如水,以书为镜”。“半亩方塘一鉴开”比喻由方块汉字组成的方块书,就像一面镜子,反映出大自然和大社会的天光云影。“书”的内容为什么那样清澈、深邃?那是因为读“活书”可以汲取源源不断的思想活水。

昨夜江边春水生,艨艟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第二首观“洪水漂舰”,悟“读”的修养。朱熹“视书如舰,以水喻力”。昨天夜里江边涨起了大水,就连庞大沉重的舰艇在洪水中也会轻盈得如同一片羽毛。这里用“艨艟巨舰”比喻经典巨著,意谓读者要有与读物相对应的水平。“向来枉费推移力”警示攻读经典大著的人干了“旱水推舟”的蠢事。读者水平不高,经典著作的思想精髓、情感容量与形式美质就吸收不了。“中流自在行”宣示了阅读的最高境界。

老子和孔子观水就读出了很多名堂。老子的“上善若水”论:“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道德经•第8章》 最高的善像水那样。水善于帮助万物而不与争利,他停留在众人所不喜欢的地方,所以最接近“道”。居住要像水那样安于卑下,存心要像水那样深沉大量,交友要像水那样相亲相爱,言语要像水那样真诚可信,为政要像水那样有条有理,办事要像水那样无所不能,行为要像水那样待机而动。正因为他像水那样与物无争,才不犯过失。)老子从水的七种善性悟出了人的七种德性。

孔子的“水的德性”论:“以其不息,且遍,与诸生而不为也,夫水似乎德;其流也则卑下倨邑,必修其理,此似义;浩浩乎无屈尽之期,此似道;流行赴百仞之嵠而不惧,此似勇;至量必平之,此似法;盛而不求概,此似正;绰约微达,此似察;发源必东,此似志;以出以入,万物就以化絜,此似善化也。水之德有若此,是故君子见必观焉。”(《孔子家语•三恕第九》 水奔流不息,普遍地施与一切生灵而仿佛无为,好像有德行;它无论流向低处或流向屈折,姿势低下,一定按一定的水道行进,好像有情义。它浩浩荡荡,没有穷尽,好像有常道;它冲开堵塞,回声应响,奔赴百丈深谷,从无惧色,好像有勇气;它注入量器,一定公平,好像有法度;它盛满量器,不用刮平,自然平正,好像有正气;它柔美而透明,可到达所有细微的地方,好像有明察;它发源千脉,九曲百折一定流向东方,好像有志向;它流出流入,必能荡涤污垢,保持洁净,好像善施教化。水的德性如此丰厚,所以君子见到水必定去观赏啊!)孔子层楼更上,从水的品性悟出了人的九种德性(生生不息,谦卑曲全,浩然正气,公平正直,明察秋毫,柔美洁净,随方就圆,勇向东流,矢志不移……)。足见,以老子为代表的南方荆楚文化与以孔子为代表的北方齐鲁文化是和而不同,互竞雄长的。

毛泽东长征途中读了18座山(江西境内的雷岭,广东境内的苗山、大王山、小王山、大盈山,广西境内的小相山、冕山,西康境内的猛虎岗、夹金山、梦笔山、长板山、打鼓山、拖雷岗、腊子山、分水岭,甘肃境内的朵杂里山、岷山、六盘山),之后写了《十六字令三首》:山,快马加鞭未下鞍。惊回首,离天三尺三。山,倒海翻江卷巨澜。奔腾急,万马战犹酣。山,刺破青天锷未残。天欲堕,赖以拄其间。分别对山的高峻、浩瀚和危耸做了艺术概括,象征着红军顶天立地的英雄形象,寄寓了静中有动、稳中有变的大仁大智精神。我们承继“愚公移山”的精神,搬掉了“帝、封”两座大山,还要移掉“穷、白”两座大山。而“建设的移山”又不同于“革命的搬山”,套用“倒海翻江”的战法,必受到自然规律的惩罚;唯有“天人合一”的改革,才会有天蓝水绿山青的美丽生态文明。(最近,习近平视察长江经济带,变大发展为大保护,就是要正确解决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的矛盾统一问题。)如今,中华儿女以“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气概,阅读太平洋深渊,阅读南北极绝地,像杨利伟、景海鹏等宇航员那样阅读浩瀚的太空,真可谓“观景”的最新最高境界。武汉西藏中学的莘莘学子们,在“观景”上既要学会观雅鲁藏布江水和长江水,要要学会观西藏高原的山,尤其是珠穆朗玛峰。

看人文景观比看自然景观更复杂,更需要眼力。识透人间百相的鲁迅就是阅读社会这一部“活书”的圣手。他在《读书杂谈》中写道:“用自己的眼睛去读社会这一部活书。……专读书也有弊病,所以必须和实际社会接触,使所读的书活起来。”作为20世纪的文化伟人,他为民族的解放和振兴而读有字书与无字书,不但跋涉在传统文化书山,放舟于西方近代学海,而且洞察到现代国民的人性,《鲁迅全集》堪称中国近现代社会的百科全书。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党的十九大会议上的报告中指出:“这个新时代,是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续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的时代,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而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是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奋斗、不断创造美好生活、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时代,是全体中华儿女勠力同心、奋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是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他对新时代五大特征和当代社会主要矛盾所做的科学判断,可以说是阅读当代中国社会和世界形势这部活书创获的最新成果。

可见,读大自然、大社会这两种“无字书”比读纸本书、电子书那两种“有字书”更艰难,更见功力。

(四)起步(跑)少儿阅读  攀登“文化泰山”

由“读书”到“阅网”,再到“观景”,是步步高的攀登“文化泰山”的人生阅读“马拉松”赛。“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是现代学人必须养成也能够养成的阅读新习惯,是适应全民阅读的、老少咸宜的、带有普遍意义的阅读新方略。2018年是第22个世界读书日,是中国阅读学研究会成立27周年;“以书香家庭为起点,以书香校园为重点,以书香政府为龙头,以书香城市和书香农村为远景,推动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已成为国家发展战略。政府工作报告连续五年写入:“倡导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在这“阅读学的春天”到来之际,我们多么需要提倡这种阅读的新风尚啊!

习近平说:“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惟改革创新者胜。”今天我所讲的“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是阅读生活、阅读学习、阅读工作、阅读生产的一场史无前例的改革创新。

当代中国阅读学研究,经历了“从无到有”,从“普通阅读学”到“汉文阅读学”,再从“文学阅读学”到“文章阅读学”的三次飞跃,同时又开辟了从“阅读的全方位科研”到“阅读的全学历教学”,再到“阅读的全社会推广”的三大领域。

中国阅读学研究会的宗旨是:“振兴阅读科技,强化阅读教育,培育读书种子,营造书香社会,为建设先进的阅读文化而风斗。”我身为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名誉会长、中国高等教育学会语文教育专业委员会顾问和中国图书馆学会阅读推广委员会顾问,殚精竭力进行阅读的全方位研究,把阅读科研成果转化为阅读教育工程,切实做“培育‘读书种子’,营造‘书香社会’”的有力推手,这是我孜孜以求的“为建设先进阅读文化而奋斗”的神圣事业。《山东图书馆学刊》2015年第4期曾发表我在“校园书香阅读文库”中的“总序”——《阅读与你、我、他》。上海《图书馆杂志》2018年第3期又发表我的《野人献曝  乡人献芹》,那是我对《全民阅读促进条例》的修订建议。

国务院即将颁布的《全民阅读促进条例》,对中学生阅读特别关注:第二章“全民阅读开展”第11条规定:“中小学校应当利用语文等课程组织学生阅读学习,开展校园阅读活动,提高学生阅读能力,并加强对教师的阅读指导培训,提高教师的阅读指导能力。”中学生阅读和小学生、大学生阅读一样,均属于人生阅读的黄金期。我和夫人刘苏义曾编著了《历代读书诗》543首(中国文联出版社2001年4月出版),最近又与二儿子曾令中编著了一本袖珍普及版《少儿读书诗词108首》。

习近平2013年5月曾勉励青少年说:“好好读书,才能梦想成真。”我,作为人生阅读“马拉松”赛中的一个老读者,热切地希望武汉西藏中学的少年读者,要脚踏实地奔跑在人生阅读的起跑线上,早日成为读书种子,发展为阅读精英。只有养成“读书、阅网、观景三结合”的阅读新习惯,你才可能攀登上“文化泰山”,体味到“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王安石)的精神境界。最后,请允许我朗诵诗人李昂一段讴歌全民阅读的豪言壮语:

有了书的预制板,

才会有现代化的建筑。

…………

一本书是一座凯旋门,

一本书是一畦花圃。

让我们更爱书吧,

十亿个头脑,

是十亿个书库,

中华民族

会迎来新的日出。

文章录入:邱静  推荐星级:★★★★★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0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