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武汉西藏中学 >> 校园文化>> 书香校园>> 语言文字>> 正文内容

读第一流的书 做真善美的人

撰稿:杨道麟  组稿:  审核:  来源:  点击:  字体:

读第一流的书 做真善美的人

 

(与武汉西藏中学的同学交流)

 

华中师范大学  杨道麟

 

尊敬的主持人:

亲爱的各位同学:

大家上午好!

我今天荣幸地接受武汉西藏中学的邀请,来给大家交流《读第一流的书 做真善美的人》这个话题,感到格外开心。学界周知,以竹简书、绢帛书、纸质书、电子书等为载体的第一流书——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就是人类文化的长河中经过冲刷与淘洗而沉淀下来的并被大多数人所认同、理解和学习的典籍,既是人类文明史、精神史、奋进史的形象演绎,也是人类“求真”、“向善”、“崇美”的生动展示。它那穿透历史而烛照未来的远见卓识、传承文明而坚守道德的崇高抱负、机锋横出而彰显活力的美感传递,无不给人们以“真”的启迪、“善”的感悟和“美”的熏陶。因而对于它的阅读,作为一种言语技能予以考察,属于认知、行为的领域,有着严密的科学规律;作为一种文化活动予以观照,则属于情感、价值的领域,又有着浓郁的人文精神。当阅读主体打开思想内容芬芳馥郁、语言形式瑰丽多姿的甚至是超越时空的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时,不仅能够从中认识大千世界,求得“真”,使其“探索品质的养成”;而且能够从中明确荣辱是非,向往“善”,使其“道德意识的觉醒”;更加能够从中享受精神愉悦,崇尚“美”,使其“自由心灵的建构”。以下试图从三个方面依次与各位同学交流:

一、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中“求真”做养成探索品质的人

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中的“求真”即指阅读客体和阅读活动本身对阅读主体所产生的知识涉猎、能力形成和智力开发等作用,以期让阅读主体从中获得智慧的启迪并进而促使其“探索品质的养成”。以下仅从三个方面具体展开:

(一)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涉猎知识

知识是指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对客观事物的认识和经验的总和。就人类所具有的科学知识而言,既有大至太空宇宙、海底世界,小至飞禽走兽、夜霜晨露,微至基本粒子、毛细血管等自然科学知识,又有大至改朝换代、迁都移疆,小至嗜好性癖、风俗乡习,微至眉来眼去、意识争斗等社会科学知识,还有大至思维活水,小至思维实践,微至思维成果等思维科学知识。可以毫不夸饰地说,人类的科学知识包罗万象,远至盘古的开天辟地,近至新科技的发明创造,乃至非现实的幻想、超现实的夸张、转瞬即逝的美梦、未来世界的憧憬等,都可以进入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领域。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涉猎科学知识的“母本”。通过阅读,阅读主体可以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领略山川风光,懂得生态规律,欣赏天象奇观,从而认识大自然的美妙;通过阅读,阅读主体可以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了解国际的风云变幻,知晓国内的重大事件,看到光怪陆离的人间百象,从而培养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通过阅读,阅读主体可以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听圣哲名家剖析历史、阐释人生,看叱咤名流振臂高呼、拨弄寰球,从而博得古今兴衰之理,明了人世浮沉之音;通过阅读,阅读主体可以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了解人类的思维方式由古代的朴素唯物辩证的思维方式发展到近代的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和现在的系统论的思维方式,从而探索人类思维的奥秘。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饱览书香,从而达到涉猎自然、社会、思维等领域知识的目的。

(二)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形成能力

能力是指人类在社会实践中胜任某项活动或完成一定任务的本领。就人类所具有的语文能力而言,既有普通报刊的浏览、专业书籍的查询、互联网上的检索等阅读能力,又有对外物捕捉并储存的感受、加工并重建的辐散、显影并定型的呈现等写作能力,还有借助听觉分析器官接收语音信息并通过思维加以理解、吸收,并进而口述等听说能力。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形成语文能力的“母乳”。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内容与形式进行整体观照和情感体验,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是非与得失进行价值评估和理智判断,从而打好认读、理解、欣赏、评价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阅读能力;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熟悉文体的样式、把握典型的结构、掌握巧妙的写法、积累规范的语言、搜集具体的事料、汲取深刻的思想、领略浓烈的感情、体悟高远的境界,从而打好文体、文序、文技、文辞、文事、文意、文情、文境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写作能力;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获得语音辨识力、言语记忆力、语义理解力、话语品评力,从而打好听辨、听记、听解、听评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聆听能力;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获得话题选准力、语段组织力、情意表达力、场景调控力,从而打好组码、编码、发码、用码等各方面的“根基”,形成说话能力。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尊严地生活,从而达到深化阅读能力、带动写作能力、规范聆听能力、促进说话能力的目的。

(三)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开发智力

智力是指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对客观事物的认识和理解的智慧。就人类所具有的智慧潜力而言,既有激发观察的兴趣、教给观察的方法、培养观察的习惯等观察力,又有讲解记忆的规律、传授记忆的方法、加强记忆的训练等记忆力,还有训练再造想象、激发创造想象、强化审美想象、鼓励科学想象等想象力,更有多向性的扩散思维、概括性的集中思维、顿悟性的直觉思维、突发性的灵感思维等思维力。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开发智力的“母机”。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进行分析性阅读、整合性阅读、记诵性阅读、快速性阅读、审美性阅读、创造性阅读等,这就需要贯穿复杂的智力活动;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把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所运载的知识、观点、情感、态度等信息转移到自己的大脑中去,并在自己的大脑中安家落户,这就需要付出巨大的智力劳动。据阅读心理学家研究,阅读主体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心智活动是主动而积极的,它含有三个机能群,一是激活机能群,专事阅读主体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启动、强化和聚发等心理动力;二是操作机能群,完成阅读主体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猜测、确证、提纯、重组、应用、创新、表征和表述等行为动作;三是定向和调控机能群,朝着阅读主体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既定目标,有程序有节奏地去实现某种特殊的“需要”。当这三个机能群整体地发动起来的时候,就可以全面挖掘阅读主体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智慧潜力。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博览群书,从而达到开发观察力、记忆力、想象力、思维力等智力的目的。

二、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中“向善”做觉醒道德意识的人

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中的“向善”即指阅读客体和阅读活动本身对阅读主体所产生的思想净化、情操陶冶和德性涵养等作用,以期让阅读主体从中获得精神的感悟并进而促使其“道德意识的觉醒”。以下仅从三个方面具体展开:

(一)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净化思想

思想是指人类在社会生活中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而产生的主张和看法的必然结果。就人类所具有的思想而言,既有热爱生活、忠于人民、具有强烈事业心、富有社会责任感等主张,又有科学的世界观、积极的人生观、正确的价值观等看法。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净化思想的主要方式。通过阅读《华严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开辟摆脱庸常生命的超越之路;通过阅读《圣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确立具有普世性的人类伦理;通过阅读《古兰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打造独特意味的精神气质;通过阅读《神曲》,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凭借理性智慧的支撑而达到洁净自身的境域;通过阅读《人间喜剧》,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激发对人与人之间的赤裸裸金钱关系的憎恶;通过阅读《复活》,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探究道德的执著;通过阅读《老人与海》,阅读主体能够从中领略打不垮的“硬汉”品格;通过阅读《诗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兴起其好善恶恶之心”;通过阅读《礼记》,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卓然自立,而不为事物之所摇夺”;通过阅读《乐记》,阅读主体能够从中“荡涤其邪秽,消融其查滓”;通过阅读《易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理解“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的深刻;通过阅读《老子》,阅读主体能够从中透视特有的人生真谛;通过阅读《庄子》,阅读主体能够从中造就典型的东方人格;通过阅读《论语》,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学得“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风范;通过阅读《孟子》,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吸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精髓;通过阅读《三国志》,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懂得“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道理;通过阅读《坛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受到平衡身心、积聚善因、免遭恶业的启迪;通过阅读《曾国藩家书》,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孕育“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通过阅读《自题小像》,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品味“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深蕴;通过阅读《超人》和《悟》,阅读主体能够从那博大深邃、单纯冰洁的世界中滋养心根。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吮吸到先圣时贤的魂灵乳汁,从而得到理智上的指引,达到净化思想的目的。

(二)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陶冶情操

情操是指人类在社会生活中综合起来的、不易改变的情感和操守的执著倾向。就人类所具有的情操而言,既有正义感、荣誉感、友谊感、自豪感等情感,又有志行品德、志向操行、志趣气节等操守。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陶冶情操的重要途径。在华夏民族这块神奇而又美丽的土地上,曾孕育了众多的具有高尚情操的伟大人物。屈原、司马迁、张衡、陶渊明、范仲淹、岳飞、文天祥、于谦、顾炎武等,他们的高尚情操都融化在自己的著作里。屈原的《离骚》中的“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让阅读主体读之,会在追求理想的崎岖道路上勇往直前;司马迁的《史记》中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让阅读主体读之,会增添严肃的历史态度和爱憎分明的真情实感;张衡的《论衡》中的“知政之得失在草泽,知经之得失在诸子”,让阅读主体读之,会洞悉很有远见的评价与蕴蓄深刻的意义;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中的“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让阅读主体读之,会找寻“乐天安命”的旨趣及生命价值的本源;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中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让阅读主体读之,会汲取忧国怜民的赤诚品质;岳飞的《满江红•写怀》中所体现的“精忠报国”,让阅读主体读之,会感到浓得化不开的耿介情怀;文天祥的《过零丁洋》中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让阅读主体读之,会立下救国救民的宏大誓愿;于谦的《石灰吟》中的“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让阅读主体读之,会表现刚毅坚强的忠贞气节;顾炎武的《日知录》中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让阅读主体读之,会成为向往崇高境界的座右铭。通过阅读传记,阅读主体会从雷锋的奉献他人、罗盛教的异国捐躯、张海迪的身残志坚、张志新的壮怀激越、史铁生的积极进取、孔繁森的公而忘私、海伦•凯勒的乐观向上等高风亮节中获得熏染。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徜徉在天赋秉性的“伊甸园”内,从而得到精神上的洗礼,达到陶冶情操的目的。

(三)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涵养德性

德性是指人类在社会生活中所体现的抑制非道德元素的性格和意志的坚韧力量。就人类所具有的德性而言,既有积极进取、勇于探索、自尊自强、谦虚谨慎等性格,又有吃苦耐劳、顽强坚毅、奋发果断、知难而进等意志。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涵养德性的不二法门。通过阅读亚里士多德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瞥见人类的心灵栖居与求知欲望的广漠深远;通过阅读叔本华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建立起内心的价值系统;通过阅读尼采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对生命永葆积极而乐观的心态;通过阅读歌德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通晓睿智的人生;通过阅读纪伯伦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懂得深刻的哲理;通过阅读叶圣陶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享有热情浓烈;通过阅读丰子恺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体察细腻亲切;通过阅读《法国革命》和《物种起源》等作品,孙中山立志要投身革命;通过阅读《世界英雄豪士传》的作品,毛泽东认为中国也应该有华盛顿、林肯、拿破仑、彼得大帝等这样一些人物;通过阅读《革命军》、《警世钟》、《猛回头》等作品,周恩来朴素的爱国爱民的美德不断得以升华;通过阅读《共产党宣言》、《资本论》等作品,方志敏在斗争中逐渐成长为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通过阅读《包公案》、《老残游记》等作品,彭德怀发誓要做一位清官和忠臣;通过阅读《庶民的胜利》、《布尔什维克主义的胜利》等作品,聂荣臻萌生出对革命的向往之情;通过阅读《三国演义》、《七侠五义》、《水浒传》等作品,许世友一心想要行侠仗义;通过阅读《三民主义》、《二月革命》、《共产主义ABC》等作品,徐向前终于成为一名为远大理想而奋斗的优秀党员。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浸润于五彩缤纷的情感世界,从而得到心灵上的共鸣,达到涵养德性的目的。

三、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中“崇美”做建构自由心灵的人

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中的“崇美”即指阅读客体和阅读活动本身对阅读主体所产生的审美意识增强、审美因素领略和审美境界提升等作用,以期让阅读主体从中获得美感的熏陶并进而促使其“自由心灵的建构”。以下仅从三个方面具体展开:

(一)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增强审美意识

审美意识是指客观存在的审美对象在审美主体头脑中的能动而积极的反映。就人类所具有的审美意识而言,既有审美观点、审美情趣、审美标准、审美理想等审美观念,又有审美感知、审美想象、审美理解、审美情感等审美心理。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增强审美意识的契机。通过阅读柏拉图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洞察思与诗的无间、宇宙的恒常、澄明的真理;通过阅读莎士比亚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领会其追求艺术的博大精深;通过阅读笛卡尔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发现全部近代欧洲哲学的基础和源泉;通过阅读卢梭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深味出理性力量的广延;通过阅读康德、席勒、黑格尔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品味“极富人道主义”的理念;通过阅读马克思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知晓人世的激情;通过阅读马克•吐温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了解诙谐的闲适;通过阅读卡西尔的作品,阅读主体能够从中思考西方思想史上关于人的本性的各种理论;通过阅读审美意识较为系统的毛泽东的《我们的文艺是为什么人的》和《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鲁迅的《拿来主义》和《摩罗诗力说》、蔡元培的《图画》和《以美育代宗教说》、朱光潜的《谈读诗与趣味的培养》和《对于一棵古松的三种态度》、钱锺书的《谈中国诗》、宗白华的《中国艺术表现里的虚与实》、王梓坤的《想象的作用》、唐弢的《作家要铸炼语言》、周先慎的《简笔与繁笔》、孙犁的《好的语言和坏的语言》、茅盾的《谈〈水浒〉的人物和结构》、朱德熙的《谈朱自清的散文》、吴炫的《一幅恬淡明丽的春之图——读老舍的〈济南的冬天〉》、清冈卓行的《米洛斯的维纳斯》等作品,阅读主体定会从中得到多方面的裨益。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获得更多的审美享受,从而达到增强审美意识的目的。

(二)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领略审美因素

审美因素是指客观存在的审美对象的类型包括形态、范畴和形式中所蕴涵的各种美的成分。就人类所具有的审美因素而言,既有自然美、社会美、艺术美、科学美等审美形态,又有优柔美、崇高美、悲剧美、喜剧美等审美范畴,还有整齐一律美、对称均衡美、对比调和美、多样统一美等审美形式。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领略审美因素的凭借。通过阅读描景绘色为主的散文、游记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自然美;通过阅读记事写人为主的新闻、通讯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社会美;通过阅读小说、诗歌、戏剧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艺术美;通过阅读《现代自然科学中的基础学科》、《奇妙的克隆》、《神奇的极光》、《宇宙的未来》、《机器人》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科学美;通过阅读《桃花源记》、《樱花赞》、《西湖漫笔》、《荷塘月色》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优柔美;通过阅读《〈黄花冈七十二烈士事略〉序》、《刑场上的婚礼》、《最后一次的讲演》、《沁园春•雪》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崇高美;通过阅读《屈原列传》、《火刑》、《祝福》、《一封终于发出的信》、《窦娥冤》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悲剧美;通过阅读《小二黑结婚》、《变色龙》、《威尼斯商人》、《竞选州长》、《警察和赞美诗》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喜剧美;通过阅读《雄伟的人民大会堂》、《凡尔赛宫》、《巍巍中山陵》、《中国石拱桥》、《故宫博物院》等作品,阅读主体应着力领略整齐一律美、对称均衡美、对比调和美与多样统一美;尤其是通过阅读中华文化经典,阅读主体能够从中了解到诸子的思辨、汉赋的华丽、魏晋文章的风骨、唐诗宋词的精美、明清小说的波涛等诸多美的成分。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激起强烈的审美热情,从而达到领略审美因素的目的。

(三)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提升审美境界

审美境界是指客观存在的审美对象在审美主体接受时所呈现的某种独特的状态。就人类所具有的审美境界而言,既有通过耳目为主的审美感官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可能性空间加以具体化展开在接受时所领略到的审美境界,又有通过诉诸审美视觉和审美听觉的有限形象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深刻意味在接受时所领会到的审美境界,还有通过调动各种审美感官对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深层意蕴在接受时所领悟到的审美境界。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是提升审美境界的依托。通过阅读,阅读主体不仅能够感受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造化神奇的自然美,而且能够感受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动人心魄的社会美,还能够感受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妙笔生花的艺术美,更能够感受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启人才智的科学美,从而获得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高层次的审美快乐,达到“陶冶性情,涵养心灵”的目标;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识别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的美丑,区分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的良莠,明辨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的是非,审察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的得失,以期让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审美实践有效地深入下去,从而拥享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极其丰富的内涵,达到“思想碰撞和心灵交流”的目标;通过阅读,阅读主体能够促使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审美活动不受外界暗示和思维定势的影响,并运用“求异”的触角或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变形思考,或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换元运思,或从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逆转思路,从而发挥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最大限度的潜能,达到“思维的创新,表达的创新”的目标。一句话,通过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阅读主体能够进入“游戏和假象的快乐王国”,从而达到提升审美境界的目的。

总之,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以其或雅健或老辣或幽默或通脱或新奇或朦胧或放达或新潮等等不同的特色,一起构筑成了阅读主体今天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美不胜收的传世瑰宝,所以对于它的阅读,既是成功的起步又是精神的旅行更是灵魂的驰骋。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阅读中的知识涉猎、能力形成、智力开发等“求真”和思想净化、情操陶冶、德性涵养等“向善”以及审美意识增强、审美因素领略、审美境界提升等“崇美”不但是辩证统一的,而且是和谐一致的。它们共同展现阅读主体的本质力量并涌动出永不干涸的文化“活流”,从而促进阅读主体在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中“择真而读”、“择善而读”、“择美而读”,进一步为营造“书香社会”创造条件,真正实现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阅读充实人生”、“阅读改变人生”、“阅读享受人生”的最高目的,继而又好又快地迈向“人的发展和完整性建构”的崭新天地。

…………

同学们,实现“读第一流的书 做真善美的人”的至高生活梦想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因而不可能一蹴而就。著名美学家朱光潜曾提出:“要有大成就,必定朝抵抗力最大的路径走”、“生命就是一种奋斗,不能奋斗,就失去生命的意义与价值。”我们大家只要既拥有“九天揽月”的豪迈气概在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无尽苍穹中奋飞并凭借其独特的阅读建树而敢为人先于学界,又拥有“九死未悔”的坚定信念在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崎岖山路上跋涉并凭借其鲜明的阅读立场而卓然自立于学界,还拥有“上下求索”的超人毅力在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浩淼海洋里遨游并凭借其深厚的阅读积淀而遐迩闻名于学界,就能激发内在的活力,形成真正的学问,开创全新的格局,从而达到“立德”、“立功”、“立言”的最佳境域。由于时间的限制,就简要与大家交流到这里。欢迎各位同学抽空与我坦诚地交流阅读经典文字作品(文章作品、文学作品)的心得,我的电子邮箱为jackyangdl@126.com。耽误各位宝贵的时间,非常感谢大家不断地给我以掌声!

文章录入:邱静  推荐星级:★★★★★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10日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更多